《残魄御天》 第二千一百六十六章 完全体极厄灵

秦宇可不管其他灵怎么议论,此刻他的主意识只关注亚灵娜和篱,虽然亚灵娜说她的神核继承完成了,但秦宇还是会忍不住担心。而篱那边让他有些在意,她的样子有些奇怪,秦宇感觉不到半点她的精神波动,但意识波动还算正常,她是半灵族,所以秦宇也不知道这种情况是正常还是不正常。不过她就在自己父母跟前,那两个人都没觉得不对,那应该就是没问题了。</p>

这时的维度战场中,秦宇扩散的意识手中的斩灵剑已经解开了大部分的锁链,只剩下最后三条,随着最后三道敕令融入其中,三条锁链也开始松动。这次三条锁链并未断裂,而是像蛇一般从剑身之上一点点抽离缠绕到秦宇的手上,他那被缠上的手臂也变成了透明的灰色,与此同时从斩灵剑之中爆发出一股无比凶戾的气息。</p>

充满肃杀和暴虐的凶气扩散开去,就连那真武凤天剑四周燃烧的火焰焰头都被吹偏,竖直立在火焰之中的长剑也发出了一声轻吟,仿佛是感应到了什么而兴奋。这一声剑吟放出真武剑气,化作金红的火凤影子飞向秦宇,后者见状也不再等那锁链慢慢解开,伸手扯住三条锁链,一把便将其从剑身之上拽了下来。</p>

“被封印了这么久,出来看看这个全新世界吧。”</p>

真武剑气喷薄而来,秦宇一把扯开锁链,纯白的凶气自剑身爆发冲天而起,真武剑气所化之火凤与之接触,顷刻间整只火凤从金红色便成了纯白色,而后在一声无比刺耳的意识共振之下消失在空间之中。虽然只是一缕剑气,但能如此轻松化解也让人意外不已了,这时候虚凤天所化之剑从火焰中拔出,更可怕的剑气实质化,如波纹一般扩散开来,所到之处连多维度的空间都被割开。</p>

而那冲天而起的凶气之中落下一袭白衣纱裙,一头长发披散,白布蒙眼双手宛如枯木,满脸都收咒符印记的雪白身姿浮现出来,这一瞬间在它的四周都降下了雪白透明的纱帘,那真武剑气掠过纱帘越变越弱,最终完全沉寂其中没了音讯。</p>

“这难道是…..极厄之灵!!!”</p>

坐上之人无不起身坐直,便是那银舜的眼中都掠过一丝讶异。完全解放的极厄之灵单手一字排开,斩灵剑落入其手变成匹配她身型的大小,面对那飞来的真武凤天剑,她也提剑穿过重重纱帘飞身出去。那干瘪的手和脸没穿过一重纱帘便细致积分,脸上的咒符印记也因此明亮积分,两这在半空中相遇,两把剑同时刺出,剑尖交汇。</p>

顷刻间凤鸣九天,金红色的剑气和纯白的凶气同事扩张,剑气和凶气渗入不同维度的空间,前者化成真武火凤,后者变成无数的白灵在各个维度空间内继续交锋。一时之间就连永离城系统画面都出现了一丝震荡,随后两剑收回再次出招,剑身的碰撞放出巨大的震荡波,整个维度空间都变得如水波一般荡漾。</p>

两把剑持续对拼,各种剑招层出,没有谁选择防御或是退</p>

避,全都是正面的硬碰硬交锋,毁灭的剑气和暴虐的凶气不分伯仲,一次次的交锋已经波及到两人开辟的维度战场,所有在战场里的意识和精神交锋都变成了剑气的交锋。随着战斗的升级,就连永离城都跟着对剑的节奏轻微震荡起来。</p>

感受到系统的变化和宫城的震动,以及那每次交锋就会模糊一下的画面,亚灵娜和虚穹都非常有默契地将两人的战场拉出了永离城,于是就出现了接下来的画面。在永离城外是亚灵娜和虚穹的鏖战,导致整个永离城上方的宇宙空间不断变化,比一个星球上的天气还要多变。而在永离城内部,那两把剑每一次交锋都放出道道剑气波浪想着四周扩张,使得整个维度战场都跟着上下起伏起来。</p>

“银舜族长,不知道你要如何才肯取消两族的婚约?”就是在这样激烈的交锋下,秦宇的主意识竟然还有闲情说话。</p>

“小子,你的确有些本事,不过你可知道今日之事的后果,你一人再强难道还能扶照整个人族不成。”银舜也看到了秦宇的实力,不再如之前一般轻视他。</p>

“这世上本无两全其美之事,有些事即便知道代价巨大也要义无反顾地去做,不是吗?”秦宇说话间与亚灵娜交换了一个眼神,从她眼中给出了肯定之色。</p>

“勇气可嘉!只不过我永远也不会取消婚约,更不可能让我的女儿跟着一个人族!”银舜不可能因为一个实力还不错的人族就做出改变,更何况在如今无数种族的注视下,他若说出解除婚事的话那就等于让凤虚灵族颜面扫地,就算总体实力对方还是稍逊,但也一定会选择开战不死不休。</p>

“既然如此,那我只能动手抢人了!”</p>

秦宇二话不说直接丢出一面镜子,紫氲魔影就去到那婚礼高坛上,去到篱的身边。既然主母和少主族长都出手了,那么凤虚灵族的其他半灵自然不会让秦宇为所欲为,之所以之前没出手也不过是碍于面子不想落个以多欺寡以大欺小恃强凌弱的口实罢了,如今对方自己作死,他们自然也就不客气了。</p>

这一面镜子直接投出十个凤虚灵族的族老,这还只是今天来参加婚礼的少数,他们的实力都非常强横,只在族长一人之下,比虚凤天还强。就算现在没有足够的空间让他们完全施展自己的能力,但在这婚礼广场的空间里依旧是十个对一个。况且这十个凤虚族老一点不留情,上来便直接开自己的认知域,在永离城外的囊界中再次开启维度战场。</p>

面对同时展开的十个维度战场,秦宇要么选择接战,要么就要面对对方完全展开的精神从多个维度空间同时发起的进攻,无论是哪种方式,最重要的还是他的意识必须要足够强大,否则一切都是空谈。</p>

“十个战场,还真是大族风范尽显,既然如此~”</p>

秦宇的主意识眼中有黑暗溢出,就像之前化解虚凤天的攻击一样,从他的眼中溢出了一片黑色湖泊,从这湖泊</p>

之中一个个强大的意识飞出进入到每个维度战场。这是小溪的神识所化的九个分神,每一个都是她意识的一部分,而且她掌管了秦时界,有御龙鼎在手,意识无穷无尽最不怕拼消耗。</p>

小溪的每一个分神去到一个维度战场,再加上她本身主意识,十个战场同时开战游刃有余。而秦宇的主意识则是在婚礼广场空间面对十个族老的十个精神核心,比起维度空间的生死战,在这婚礼广场自然不可能大打出手,空间也不支持大打出手,十个人对一个,目的就是阻止对方接触篱。</p>

秦宇手中有一把斧子一把刀,身后有个鬼影,还有那时不时出现的黑色影子提着灯笼,打得十个族老节节败退,最主要的还是那十个主战场小溪给的压力太大。秦宇和虚凤天这边战场处于白热化,已经拼到最后朴实无华以剑碰剑的地步,不过暂时还没有谁显露出败象,反而是那是个凤虚族老让所有灵都好奇他们怎么会十打一还被压制,因此都很想关注关注他们各自的战场到底发生了什么。</p>

凤虚族主母也一样想知道究竟遇到了什么样的对手才能让十位族老如此力不从心,因此就将永离城系统连接上城外宇宙系统,打开了十大维度战场的具体战况画面。不看不知道,一看他们才知道这十个半灵族族老到底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怪物。</p>

在那十个维度战场之中每一个战场就有一头妖异巨兽,而每个维度空间里出现的都只是巨兽的一部分,比如其中一个族老虚库的战场中面对的就是一头龙首巨兽,它是小溪的一个意识分神囚牛,囚牛龙首牛角,身躯前半断是牛身,高大皮厚,也有一对牛脚,但后半生却是蛇身,长有蛟龙之爪,尾部又回归到牛尾。</p>

这诡异的长相便是在诸多灵族半灵族里也不曾出现过,但比长相更诡异的是它的身体在整个维度战场竟然是分离状态,每个身体的部分出现在每个不同的维度空间,而每个身体的部分都带着不同的认知域和意识形态。比如脑袋所在的维度空间里一颗巨大的牛角龙头挂在天空,这意识投落在空间里就化成了一头龙首牛,认知域是一片琴的世界。</p>

这里到处是音律漂浮,各种琴的残骸堆积如山,整个认知域嵌在虚库的认知域中无法被覆盖,说明这怪物的意识和虚库的精神认知是几户对等的。那头牛就在自己的认知域中静卧,既不攻击也没有任何动作,但是认知域里却音律飘扬,整个认知域正在缓慢扩张,虚库的认知域在慢慢受到影响。</p>

而虚库无法认知对方的认知域,只能选择进攻,结果他的一切攻击进入琴域后就化成音符律谱,这就是虚库无法认知对方认知域的原因,因为他不知音律。而比起这个维度里的安静扩张,其它维度的它就显得无比暴躁,一只只琴魔音兽奇形怪状且完全不遵循正常的法则,无论你是提高熵值还是使用以太级的精神力都无法对它造成实质性的伤害。</p>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残魄御天 倒序 正序

《残魄御天》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