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花一酒锄种田》 第328章:这个马家是谁家

一花一酒锄种田正文卷第328章:这个马家是谁家陈松将车一路赶到了水库的大堤上。

“诚哥儿下来,爹抱你去看大鱼好不好?”

“好。”

可以下车,对诚哥儿来说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他兴奋地扑到陈松的身上,叫嚷着:“鱼,鱼,鱼”,让陈松抱他去看鱼。

陈松一把抱起诚哥儿,看向掀起帘子的小朵:“带上帷帽,外面风大。”

风大不大不重要,在这里戴上帷帽才是真的。

已经准备下车的花小朵闻言,又转头回去拿了帷帽戴了上去。

她忘记了,这里是九江,如果碰见任何一位当年的老人,都有可能会认出她和陈松。

将诚哥儿放在平坦的大堤上,让他自己慢慢走,摘花折草逗蝴蝶。

他最是欢喜。

诚哥儿一个人在大堤上走,陈松跟在后面小心地看护着。

小朵戴着帷帽,边走边看。

从大王庄村子开始,一路都是果树。果树的缝隙里开满了油菜花还有绿油油的麦苗。

山上,也种满了果树。

从山脚开始,一圈粉色白色的果树开着花,往上一圈绿色的麦苗,再往上一圈开花的果树,继续往上又是一圈开着黄色花朵的油菜花。

一直到山顶,都是果树,麦苗,油菜花交替着一圈一圈,一层一层往山顶铺满。

不是一座山是这样,而是眼面前,目力可及的范围内都是这样。

小朵停下脚步,看着远山近景,忍不住背了身躯悄悄擦拭眼角涌出的泪花。

这是她一直对花小荷描绘的景色,盛世家园,山庄岁月,宁静,美好而悠闲的日子。

水库大堤下建着两栋石屋,一名年轻的汉子从石屋里出来,远远看了看小朵一家三口,又进了屋。

一会从屋里又走出来一名年轻的妇人,手中抱着个和诚哥儿差不多大的孩子。

小朵看着她从石坡走了上来,一直走到小朵身边才笑吟吟地开了口:“请问你们是来走亲戚还是来玩的?”

“听说九江城外的护城村很漂亮,恰好路过,过来看看,果然名不虚传。”

妇人听小朵说起村子漂亮,一脸的与有荣焉,抿嘴一笑:“我们这里不叫护城村。”

“哦。”

小朵脸上笑容不减,她试探地问:“大王庄?”

妇人抬手将耳边乱飞的发丝别到耳后:“也不是,这都几十年前的事情了,这位嫂子在哪里听说的?”

小朵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她思忖了一下才回到:“那现在叫什么?我们也不知道这里,还是家里老人几十年前路过这里,那时候村子刚刚建好,对我们提起过。老人现在年纪大了,一直惦念着想来看看,恰好我和夫君这次做生意路过,就绕过来看看。”

“哦。”

小妇人将怀里的孩子放到大堤上,看着他摇摇摆摆往诚哥儿身边凑:“现在叫花朵镇,记念我们家姑奶奶的。嫂子家里老人来过,应该听说过我我们王家的姑奶奶花小朵吧。”

小朵有些尴尬地点点头:“好像听说过,这边村子就是她建立的。”

“是啊,如果没有这个姑奶奶,就没有我们大王庄这些后人了。”

妇人二十出头,长相俏丽,说话也脆生:“我家小虎子他太祖爷爷就是我们家姑奶奶养大的,老爷子一辈子都念叨姑奶奶的好。”

小朵看向俏丽的小妇人:“哦,原来还真的是你们家姑奶奶啊,那怎么姓花不姓王啊”

“当然是亲的。”

妇人一脸神秘:“这话说来就长了,我们家的太爷爷单名一个原字,这也不该我们孙辈的人说。”

“他小的时候,大王庄整个村子都被异族毁了,是这个姑奶奶养大了一村子十几个孩子,读书学手艺,买房买地买山。你说就是亲的能做到这样的能有几个。”

见小朵笑着点头,小妇人的话就更多了。她伸手指着周围的山头:“你看看这片山头,都是我们姑奶奶买的。姑奶奶买的地和山头,建得这水库,现在都是公用的。”

“家里的老人说了,只要姑奶奶的后人来,这地,这山这房子该还给姑奶奶的,我们一样都不能占,都要还。”

前面走着的陈松闻言扭头问:“老人们这样想的,年轻人也这样想的?”

“那当然,十里八乡比一比,日子能有我们花朵镇这么好的,可没几家。”

小妇人见陈松扭头又去照看孩子,压低声音对小朵说道:“我们花朵镇,税收都比别的地方少一层。想进我们镇的,可不是挪个户籍那么简单。”

小朵奇怪地问得:“为什么比别的地方少一层?”

“当今圣上,是我们家姑奶奶的亲表哥,亲的,这事一般人不知道。圣上当年登基,就亲赐了牌坊,表彰我们家姑奶奶的。”

小妇人见小朵眼神奇怪,也知道自己话多了,忙收了话头:“这话,听听就好,别当真。反正,牌坊还有的,姑奶奶的名声是大家都知道的。你去九江随便哪里打听就知道,也不是我说是真的不是。”

小妇人领来的男娃娃和诚哥儿拿着树棍在找蚂蚁窝,陈松顿在一旁小心护着。

小朵张了张口,还是将想要说的话问了出来:“那你们姑奶奶人呢?”

“哎。”

小妇人神情有些恍惚:“姑奶奶啊,她和我们家姑爷爷进山避世了。”

小朵和陈松对视一眼,进山避世?这话谁说的,竟然说中了。

“真的进山了吗?”

小妇人毫不犹豫地点头:“家里老人就是这么说的,说姑奶奶是不想让娘家人烦心,才和陈姑爷进山避世的。”

她说的娘家人肯定不是大王庄的娘家人,而应该是程家了。

这样说,也有点靠谱吧。

“我听说花家好像还有俩个姑奶奶呢?”

“是的,大姑奶奶嫁给了城里马家,生了两子一女,不过我们大姑奶奶很少住城里。都和我们马姑爷爷住在这边,喏,就是那边第二间院子。第一间是我们姑奶奶的。”

马家?

小朵又看向陈松,花小荷嫁人了,嫁给了马家,不是许大夫家。

这个马家是谁家?

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姓马的?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一花一酒锄种田 倒序 正序

《一花一酒锄种田》本章换源阅读
X